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庭前会议“应开尽开”  关键证人“应出尽出”
辩护法援范围扩大
——刑事庭审实质化改革的山西实践
分享到:
作者:法制网记者马超 王志堂  发布时间:2017-08-02 18:43:58 打印 字号: | |
  “现在开庭!”6月21日上午,一起贩卖毒品案在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控辩双方通过举证、示证、证人出庭、互问对质、质证辩论进行充分举证、质证,针对焦点问题展开实质对抗,仅用五小时就审结这起重大、复杂案件。

   开庭前,针对辩方提出的侦查机关证据搜集不合法不规范、控方提出的被告人始终否认犯罪事实等问题,主审法官通过召开庭前会议,与控辩双方充分沟通,有效解决了可能导致庭审中断的一系列程序性问题。

   这是山西法院进行刑事案件庭审实质化改革的一个缩影。为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今年3月,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启动刑事案件庭审实质化改革试点工作,专门下发有关方案,针对刑事庭审证据调查制度完善、健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证人、鉴定人及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相关制度完善、刑事辩护制度完善、庭前会议程序完善等12个重点项目,分别在全省45家法院先行先试,拓宽工作面深入推进庭审制度改革。

   “从试点效果来看,初步实现了庭前会议‘应开尽开’,关键证人、必要鉴定人‘应出尽出’,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应启尽启’,刑事辩护率、当庭宣判率均有较大提升。”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刘冀民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以平定县法院、祁县法院、河津市人民法院三家试点基层法院为例,今年1月至4月三家法院当庭宣判率分别8%、10%、85%,而5月至6月5日,当庭宣判率分别上升为17%、50%、100%。

    证据合法性若存疑  庭前会议必须召开

   作为法庭审判程序的有机组成部分,庭前会议对于缓解正式庭审环节的办案压力,确保开庭审理集中、迅速进行具有重要意义。但从实践情况看,在功能定位、程序设置、法律效力等方面,均有待进一步明确和细化,因而尚不能完全满足“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要求。

   接到试点改革任务后,今年4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率先研究制定出台了《关于召开庭前会议程序的办法(试行)》,明确了六种可以召开庭前会议、四种应当召开庭前会议的情形。

   据太原中院副院长段培林介绍,当审判人员遇到当事人及其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出申请排除非法证据的;对管辖、回避、申请不公开审理等可能导致庭审中断的事项提出申请或异议的;当事人对案件事实争议较大,可能对定罪量刑产生重大影响的;证据材料较多的;被告人达到三人以上或者指控罪名达到三项以上的;县处级及以上职务犯罪的等六种情形的案件时,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召开庭前会议。

   “合议庭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存疑的;被告人、上诉人或辩护人提出无罪意见的;案情重大、复杂的;社会影响重大的。有此四种情形的案件,审判人员应当召开庭前会议议定相关问题。”段培林告诉记者。

   段培林介绍说,通过明确上述要求,该院召开庭前会议的案件数随之提高,截至6月15日,今年该院适用普通程序开庭审理一审刑事案件39件,召开庭前会议24件,占全部刑事一审案件的61.5%,案件开庭审理的效率也得到了提升,很好地实现了庭前会议的功能。

   变声打码隐蔽保护  解除证人出庭之忧

   庭审流于形式与证人、鉴定人出庭难不无关系。证人、鉴定人不出庭,直接言词原则就无法贯彻,就不可能实现从“审卷”到“审人”的转变,庭审走过场就难以扭转。现行刑事诉讼法虽然对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作了专门规定,但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尚未能根本扭转司法实践中证人、鉴定人出庭难的问题。

   推进庭审实质化,必须着力提升证人、鉴定人出庭率。今年5月,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制定出台了《刑事案件关键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实施办法(试行)》、《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实施办法(试行)》、《关于保障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依法出庭的意见(试行)》等一系列工作举措和方法,为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出庭作证提供了制度保障。

    “我们还专门建立了集远程作证和隐蔽作证功能于一体的证人作证室,该作证室整体封闭,将证人与法庭在空间上完全隔绝开来,让证人在作证时能够更加安心、放心。根据证人保护的需要,还设置了证人专用通道,证人进入作证室后,可以通过庭审现场视频清晰地看到法庭内实际情况,法庭通过视频也可以看到作证室全景。”忻州中院副院长张树林介绍说。

   张树林告诉记者,该院还建立了证人作证隐蔽保护系统,证人一进入作证室上半身就会被打上“马赛克”,无法看到证人真实面貌。现场接受询问时,证人的声音经变声系统处理后,也与本人完全不同。

   据张树林介绍,截至6月15日,今年该院刑事一审案件申请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出庭案件共计6件10人,出庭率为100%,种类涵盖被害人、证人、鉴定人和侦查人员。目前,绝大多数复杂案件的关键证人能出庭、敢出庭、愿出庭已成为该院刑事审判的新常态。

   刑期三年以上被告人  辩护律师实现全覆盖

   实践中,有不少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因经济困难等原因没有聘请辩护人,但又不符合现行的法律援助制度适用条件。由于没有辩护人,辩方无法与控方形成有效的抗衡,庭审的效果大打折扣。

   为了提高刑事案件辩护率、扩大刑事辩护法律援助范围、确保指定辩护有效性,今年6月1日,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与阳泉市司法局联合下发了《关于完善刑事辩护制度的实施细则(试行)》。

   据阳泉中院院长陈明华介绍,该细则最大亮点是规定了基层法院审理的刑事案件,被告人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其未委托辩护人的,由法院通知法律援助中心为被告人指派辩护律师,力求实现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被告人辩护律师全覆盖。

   该细则还扩大了指定辩护范围:被告人作无罪辩护的;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被告人明确要求委托辩护人,但无法联系其家属或其家属不愿为其承担律师费用的等14种情形,被告人未委托辩护的,由法院通知法援中心为其指派辩护律师。

   “经调研发现,办理指定辩护案件的律师多是一些刚执业不久的年轻律师,办理简单刑事案件尚可,重大复杂疑难案件就存在能否胜任的问题。”陈明华介绍说,为确保指定辩护的有效性,该院作出了具体规定。

   细则明确:社会影响较大、被告人坚持作无罪辩护、检察机关抗诉的案件,指派的律师应当执业三年以上且具有相当刑事辩护经验的律师;法律明确规定指定辩护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指派执业五年以上且具有相当刑事辩护经验的律师;被告人未成年的,指派的律师应当熟悉未成年身心特点,善于做未成年人思想工作,能较好地与未成年人进行沟通。

   据了解,今年1至4月,阳泉全市两级法院刑事案件辩护率为20%,其中法律援助案件占比为2.5%;今年5月至6月15日:刑事案件辩护率上升为30%,法律援助案件占比上升为3.9%。

   山西高院党组书记、院长邱水平表示,以往法院接到刑事案件,承办法官先阅卷,形成阅卷笔录,在侦查机关提供的大量书面证据基础上,形成初步印象,才进入庭审。因为此时的审判者,可能已经形成内心确信,审判者居中位置就有失偏颇。而进行庭审实质化改革实现了从侧重于“卷宗为中心”到“庭审为中心”的转变,因为它要求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进而真正使“庭审中心”意识入脑、入心。
来源:法制网
责任编辑:秦麦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