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先进风范
知心女法官柔情解千结
记漳州芗城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黄志丽
分享到:
作者:李想  发布时间:2016-03-24 09:05:30 打印 字号: | |
  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古塘村,初春的小雨轻轻敲打着屋檐。年逾七旬的蔡阿婆听说“黄丫头”要来看她,早早就拄着拐杖站在家门口张望。老人牵挂的“黄丫头”,不是自己的闺女,而是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黄志丽。

  在芗城区,黄志丽是老百姓口中的“丫头”“妹子”“闺女”。在法庭上,她公正严明,年均结案近400件,无一发回重审,无一撤销改判;在生活里,她健谈爱笑,成立了5个黄志丽社区法官工作室,5年来诉前联动化解民事纠纷1132件。

  腹心相照者,谓之知心。黄志丽用责任与爱心诠释着法律的庄严与温暖,百姓都称她为“知心法官”。

对症下药拆心墙

  “刚当法官时的一次判决,让我自责了好几年。”3月18日,黄志丽向《法制日报》记者讲述了一件深深印刻在她心里的案件。

  2003年的一天,某城中村一对邻里闹到法院,一方状告另一方家的猪圈占用了自家宅地。案件证据充分、事实清楚,黄志丽很快结了案。3个月后,黄志丽来到这个村回访,一位知情的老人无意中说出了背后隐情。原来,原告、被告是堂兄弟,因琐事起了冲突,这才闹到法院。老人叹息:“官司打完了,一纸诉状断了三代人的情!”

  黄志丽后悔极了:“如果当时自己能到村里了解情况,让家族长者出面调解,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从此以后,黄志丽给自己立了规矩,以后办案要尽量搞清楚为什么会有矛盾,什么途径可以更好解决矛盾,不让当事人留下心结。

  “儿子把我赶出来,我没地方去了。”5年前盛夏炎热的一天,70多岁的蔡老伯顾不上大汗淋漓,一见到黄志丽就心急如焚地说。

  黄志丽赶紧拿了条毛巾给老人擦汗,听着老人的叙述,她心酸不已:蔡老伯含辛茹苦独自一人将儿子拉扯大,长年劳累让他患上风湿病,手部严重变形,生活极为不便。老人辛苦攒下一小套平房,为了儿子婚姻大事,应准儿媳的要求将房屋产权转给了儿子。哪知儿子新婚不久,儿媳对老人又骂又赶,老人住到一旁小屋,儿媳还叫人堵了通往客厅的门。即便忍让再三,儿媳还是起诉到法院要老人搬走。

  黄志丽跟老人走进旁屋,看到一个塑料便桶放在床角,异味刺鼻,老人吃喝拉撒全在这小小的地方。她立刻卷起袖子,开始给老人打扫房间。出了老人家门,黄志丽眉头紧蹙:这个案件若依法裁判,不利于老人生活起居,她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蔡老伯安度晚年。

  两周后,案件开庭。老人的儿子说:“法官,我也不想赶走父亲,但是如果他在这个家里,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啊。我媳妇有洁癖,没法和他一起生活。”

  黄志丽停顿了一会儿,直视着他问道:“那年冬天,是谁一次次卖血换钱为你治病?又是谁为了让你吃饱穿暖,大冷天到江里捞蛤抓鱼去卖,落下风湿病根?”黄志丽一连举出十几个老人辛苦抚养他的事例,儿子回忆起与父亲相依为命的一幕幕,在老人面前长跪不起,旁边的媳妇也羞愧得不好意思抬头。

  半年后,黄志丽再次来到老人家中,发现那扇曾经堵上的门重新打通了。老人搬回了原来的房间,正满面春风地在厨房里忙碌:“黄丫头,我要抱孙子了,小两口比以前好多了,真是多亏了你呀。”

善用民俗巧断案

  在办案中,黄志丽不仅注意解开群众“心结”,还逐渐摸索总结出很多有效的断案技巧,巧用民俗法就是其中之一。

  “巧用民俗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还能以案寓德,召唤社会道德回归。”黄志丽说。她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起案件:草亭村村民自发建了座小庙宇,供奉着一尊佛祖像,年年香火不断。村民们还请了庙祝负责庙里的保洁、修缮等工作。一日,庙祝到法院起诉,要求刘大福归还香火钱,欠条上写着“刘大福向佛祖借钱15000元”。黄志丽一时犯了难,主体不适格,审理成了大问题。

  调解当天,村民们都来了,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我是向佛祖借钱,要讨也是佛祖来讨,这钱不是庙祝的,我问过律师,庙虽然是村里建的,不过没登记,村委也无权来讨。”刘大福面对围观的村民,自以为是地说。

  黄志丽说:“庙祝,村民请你来管理佛祖庙,你却擅自将香火钱借给刘大福,收取利息,这就是你的不对。”庙祝红了脸,低了头。

  见刘大福有些得意,黄志丽话锋一转:“刘大福,诚实信用是做人的基本,你这样欠钱不还,现在乡里乡亲的都看着你呢。赖着佛祖钱不还,你就不怕佛祖惩罚你?”刘大福一听脸色沉了下来,望向庙里。经过一番调解,刘大福当场将欠款以香火钱的形式放进功德箱,以示把钱还给佛祖。

  “每一起案件都能折射出社会道德在某方面的缺失。”黄志丽说,“希望每办一起案件就能播撒下一颗种子,或尊法守法的种子,或爱的种子,只要有几颗发芽成长,就很值得。”

清正廉洁守公心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话到了黄志丽那里,变成了“常在河边走,坚决不湿鞋”。

  有一天晚上,黄志丽在办公室加班。突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黄志丽抬起头,看见门外站着的正是陈阿婆。

  陈阿婆是一起遗产分割案件的当事人,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来找黄志丽了。第一次,陈阿婆悄悄塞给黄志丽一大包茶叶,被婉言拒绝了。没过几天,她又快递寄来购物卡,黄志丽把阿婆约到办公室,退还购物卡。这次,陈阿婆一进门就拿出一个黑色袋子硬要塞到黄志丽手中。

  黄志丽说:“阿婆,我还是不能收你的东西,我一定会公正办案,请您放心。”

  最终,案件顺利调解,阿婆再三感谢。

  黄志丽也有面对人情世故的困扰。对此,黄志丽有两大“法宝”:一是快审快结,能当庭宣判的绝不另行择日宣判,让当事人找不到说情的时间;二是阳光司法,把审理案件的每一个环节都置于阳光下、摆在桌面上,让当事人找不到说情的机会。“有理的不用来找我,没理的找我也没用。”这是黄志丽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句倔话,让她赢得了群众的认可。

  公生明,廉生威。这是黄志丽公平办案唯一准则。林某开车撞到王阿婆,当即把她送到医院。医生拍片没有发现明显伤情,双方私了。三天后,阿婆腰椎越来越痛,到医院做CT,发现骶骨粉碎性骨折、腰椎陈旧性骨折,于是将肇事者告上法庭,要求赔偿27万元。林某直喊冤枉:“三天后才说有伤,肯定是她后来摔的。”

  黄志丽接到案件后,就有人打招呼,说阿婆是某局长的母亲,请多关照。黄志丽决定做司法鉴定。这下有人不高兴了,责怪她多此一举。同事也劝她:“不如直接判了,何必得罪人。”黄志丽回答:“不查清真相就下判,我良心上过不去。”鉴定出来,骶骨10级伤残是新伤,腰椎7级伤残是旧伤。黄志丽据此判定,被告只承担10万元新伤赔偿。

  “当法官,首要的是心正,心正则眼明、心正则行端。心正了,才能做到不为物欲所蔽,才能真正实现案结事了人和。”黄志丽说。

本报漳州(福建)3月23日电  
来源:法制日报要闻
责任编辑: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