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四手联弹唤醒迷途少年
——记太原市少年审判量刑规范化工作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1-08-30 10:26:25 打印 字号: | |

    “妈妈,现在我把一个笑脸送给你,也许从前我带给你的痛苦太多了,请你相信我,我一定有信心面对明天,也一定会带给你新鲜的笑容。”被当庭宣判缓刑的五名少年犯在心理咨询老师马蓉的引导下,将五个小小的笑脸牌戴到了自己妈妈的身上,五对母子顿时相拥而泣——这是8月3日发生在山西省太原市少年法庭的感人一幕。在随量刑规范化督导小组赴山西督导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太原市的未成年人犯罪量刑规范化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规范量刑取证 把关从源头开始

    量刑适当不仅仅是法官一个人的工作,源头的全面取证是第一步。在少年犯罪取证上,太原警方的表现可圈可点。

    “刑罚措施对未成年人心理造成的负面影响远大于成年人,所以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我们都充分考虑未成年人实施犯罪时的动机目的、犯罪时的年龄、是否为初次犯罪、犯罪后的悔罪表现、个人成长经历和一贯表现等因素,注重调取以上因素中存在的酌定量刑情节,尽可能使其得到从宽处理。”太原市公安局执法监督支队副支队长薄新燕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9年10月,太原市公、检、法、司在市委政法委的要求下就出台了《太原市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社会调查制度》,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在抓捕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时,应当就其犯罪行为的背景情况向社会有关方面进行背景调查,并形成《未成年人犯罪社会调查报告书》。薄新燕说,在调查取证时,太原警方会认真核实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律师收集的证明其无罪、罪轻的材料,对学校、村(居)委会提供的现实表现等材料也会一并接收,连同《未成年人犯罪社会调查报告书》组卷随案移送。在案件侦查终结后,警方会对案情进行全面分析,从有利于教育、挽救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角度出发,依法提出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意见。

    在程序方面,太原警方对必须羁押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分区关押的措施。太原市公安局与司法局还联合发文,通过了《太原市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法律帮助通报制度》,规定公安机关在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询问未成年证人及被害人时,应通知其家长、监护人或教师等合适成年人到场,通知不到的,由办案单位制作《提供法律帮助通知书》,送交所在地法律援助机构,为未成年人指定援助律师,以减轻未成年人被讯(询)问时的紧张恐惧心理。

    太原市检察院公诉三处的检察员张晓东告诉记者,他们在接到案子后,除了对公安机关移交的材料进行事实方面的审查外,还会对讯(询)问未成年人时有无法定代理人、律师到场这一环节进行专门审查。

    引入心理评估 量刑度身而定

    记者了解到,从去年10月起,太原市10个区县所有一审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案件(除依法应当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以外),均由太原市检察院公诉三处统一提起公诉,由太原市少年法庭统一管辖。

    太原市少年法庭坐落于历史名胜晋祠的南部,进门处大幅的法官妈妈护佑着孩子的主题墙、精心设计的圆桌审判庭以及摆设温馨的亲情会见室,处处体现着对未成年被告人的人文关怀。“为法官者应当在法律的范围内以公平为念而勿忘慈悲,应当以严厉的眼光对事,而以慈悲的眼光对人。”英国哲学家培根的这段名言被悬挂在一面墙上,提醒着法官们时时以挽救为念。

    在太原市少年法庭,有一名具备心理咨询师执业资质的女法官,叫马蓉。少年法庭庭长郭立新告诉记者,今年以来,所有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在开庭之前,都会由马蓉来对未成年被告人做一个“庭前介入式心理矫治”,同时形成一份心理评估报告,这为法官精准量刑以及日后帮教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在被羁押后心理适应良好,曾有暂时的消极念头,很快转变成对日后的担忧,基本符合心理学适应过程。母亲溺爱、父亲粗暴的教育方式对其造成的不利影响。初中未毕业即进入社会,生活技能与社会知识缺乏导致其无法适应社会,生活无保障,引发了犯罪。”

    “被告人杨某性格内向,安全感有一定程度的丧失,身心发育尚未成熟,具有退缩、自卑、沮丧等情绪情感状态。呈较典型青春期表现特征。”一份份心理评估报告,凝聚着马蓉的精心和耐心。由于庭里只有她一个具备专业资质的心理咨询老师,马蓉显得异常繁忙,常常是还坐在审判席上开着庭,下一个案件的被告人就候在外面了。这时,她会在征得主审法官同意后,先下庭来为即将开庭的未成年被告人做庭前心理矫治。马蓉说:“心理矫治的过程会让你发现很多问题,你会了解到他们的家庭成长环境,从小的心理创伤,会发现一个未成年人的犯罪背后其实有很多的原因。”而这些深挖细掘的工作,也正是挽救他们的基础。

    在常规的审判程序之外,公诉人还需向法庭宣读未成年被告人的社会调查报告,内容包括他们的成长经历、家庭状况、性格特点以及社区反映、学校表现等。同时,法官也会当庭宣读心理咨询师作的心理评估报告。

    郭立新告诉记者,宣读社会调查报告和心理评估报告是少年法庭庭审的必经程序,也是少年法庭审判的特色之处,法官在量刑时会综合考量这些因素,并纳入到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的十四种从轻从重的量刑情节里做相应的量刑幅度的调整。“这既没有突破职业的规范,也发挥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更主要的是,这对挽救和教育未成年被告人有着极大的帮助。”郭立新如是说。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宋默超